英超

诺亚回应“封杀说”:参与方各担风险信托“短板”现第三方理财乱象

2019-10-09 13:4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李高阳

“参与者会承担各自的责任,市场会检验。”对于“封杀说”,诺亚财富(NOAH.NYSE)首席产品官殷哲近日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电话采访中如是回复。

近日,诺亚财富陷入一场“争吵”,沪上多家公司因为诺亚财富对项目介入太深、要价太高而拒绝与诺亚财富合作。

7月29日,诺亚财富收盘价13.22美元/股,跌幅0.97%。

信托公司“封杀”诺亚?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沪上多家信托公司拒绝与诺亚财富合作。上海的信托公司称此举是因为诺亚财富对项目介入太深、要价太高,欲掌握项目和客户两端,项目产品由诺亚财富代销,同时,客户也由诺亚财富介绍,而风险兜底却由信托公司承担。

对此,殷哲对本报记者表示:“出于审慎考虑,诺亚财富介入基础资产部分,这是风险控制的体现,信托公司和诺亚拥有各自的风控体系。”

而对于收费过高的说法,殷哲指出:“信托公司一般赚三到四个点,它们赚得多。”而诺亚财富的收费则与客户投资的收益率有关,收费大概占客户投资金额的0.8%~1.2%左右,收费以财务顾问费用的名义从项目方获取,“客户收益好,我们的收费就多,信托公司才会觉得成本高了,信托公司可能觉得给到诺亚财富和客户整体的费用高,忽略了其中是两部分,实际上羊毛出在羊身上。”

在风险承担上,殷哲对只强调信托公司承担风险的看法并不认同,他表示“参与者会承担各自的责任,市场会检验。”他认为,要从信托产品运作的过程和结果来看,这是一种合力的模式,经销商、生产商都各自承担着责任。

一家国有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信托公司是根据支付人的节奏获取报酬,而诺亚财富是一次性获取费用。另外,对于信托公司来说,项目没结束,风险一直存在,而诺亚财富获取费用走人,经济上没有太大关系。所以,诺亚财富的这种方式在信托公司看来,利润和责任不是很匹配。”

但在项目介入上,该人士认为,诺亚财富的参与还是有积极意义的,“多一个人看项目,就多一层保险。”

中部一家信托公司研发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不少第三方理财机构把客户和产品两端设计完毕之后,找信托公司做成信托计划,信托公司没有任何话语权且所得利润较低,产品万一失败,信托公司却要担负责任,所以合作没法继续。”

暴利模式不会长久

信托公司对渠道的依赖严重,虽然不少信托公司组建了自己的财富管理中心,但仍有待发展,有业内人士估算,目前,信托公司发行产品的渠道主要是银行和第三方,银行占大部分,直销占比较小。

正是由于信托公司在渠道方面的“短板”,使第三方理财机构觅得了商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第三方理财机构有近万家。

对于沪上信托公司“封杀”诺亚财富一说,北京一家信托公司总经理告诉本报记者,第三方理财机构大量兴起,对于整个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具有促进作用。

伴随第三方理财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兴起,行业乱象也随之而来。第三方理财公司从银行私人银行部门接过客户名单,然后进行产品营销,从而分得不菲佣金,这种所谓“飞单”行为,时有发生。

6月底,非银部文件要求,“各信托公司应依法合规开展信托产品营销推介工作,严格执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而上述《管理办法》亦明文规定,信托公司推介信托计划时,不得委托非金融机构进行推介。

在殷哲看来,对于第三方理财行业来说,合规是最重要的,“任何一个追求暴利的模式都不会长久,我们追求可持续的发展。”

对于一些信托公司对诺亚财富发出的不满声音,殷哲认为,目前信托公司依赖银行和第三方的模式没有问题,这个产业链中,每个环节的参与者应共同发展。未来,监管层或将采取对第三方理财机构颁布牌照的措施,“第三方理财纳入监管将给行业带来更好的发展。”

诺亚财富成立于2003年,2007年10月获得美国风投机构红杉资本注资,2010年11月诺亚财富在美国纽交所上市。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评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的公交路线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的评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看病贵不贵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患者评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