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九阳至尊 正文 第133章 落魄药师_a

2020-01-16 22:16: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阳至尊 正文 第133章 落魄药师

“怎么,你也发现了,哼哼!”

就在这时,神出鬼没的虎牙萝莉突然出现,冲赵寒皱了皱眉鼻子,哼道:“冥血泉功效繁多,但却不可能无中生有,明白么?”

赵寒对虎牙萝莉的挑衅动作视若无睹,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这些被冥血泉拘禁的命相,虽然能让我进入相应的记忆幻境中,但次数有限,对吧?如果超过了次数,会怎样?”

“超过了次数,这些被拘禁的命相自然就化为乌有咯,不然还能怎样?”虎牙萝莉没好气的白了赵寒一眼,接着饶有兴趣的朝赵寒问道,“你刚才在里面做了什么坏事,怎么这团命相消耗了这么多?正常来说,一个灵云命武的命相能够使用记忆幻境十次左右,而你陈鸣仪的这团命相,最多还能再支持你先前那种消耗四次左右。”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消耗的能量多了这么多吗?”赵寒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禁不住虎牙萝莉一再纠缠,随口将他这次的经历详细的叙述了一遍,从初入时在后山的埋伏布置,到之后修炼飞燕渡象拳,再到与轰杀陈氏嫡脉子弟,最后和青衣卫的超凡命武过招等等。

“哦,是这样吗?看来你很会玩啊,居然将这种从死亡的命武者的命相中抽取的记忆幻境玩出了新意,蛮不错的嘛。”

虎牙萝莉摆出领导派头,装模作样的点评了一番,末了侧着脑袋偷偷问道:“你为什么要突然对那些陈氏的嫡脉子弟痛下杀手?你是故意要引起陈氏高层的注意?你就不怕人家命令当场将你灭杀,让你的计划报废?”

“血鲨岛上各势力各世族之间是赤|裸|裸的竞争关系,同样,在这些势力世族内部也是这样凶狠甚至近乎凶残的竞争关系,我将那些陈氏嫡脉的子弟统统轰杀,而且是以横扫之势,只要不是眼瞎,就会明白我的价值,必然会有些族中的派系来接触我,我便可以省下许多等待的时间,从诸多陈氏子弟中直接脱颖而出。”

虎牙萝莉撇撇嘴,道:“你还真是会算计呀,不过这一点应该不是主要理由吧?”

“你猜。”

赵寒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随即哈哈一笑,起身从冥血泉中出来,大踏步的朝着玄功塔走去,边走边问:“话说,从命相记忆幻境中学会的技法,能在玄功塔的碑林中找到么?”

“只要是你会的,无论从什么途径学会的,都能在碑林里找到。”

“哦,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赵寒耸了耸肩,加快速度,健步如飞的进入了玄功塔中,开始了又一轮疯狂的修炼。

接下来一连十多天,赵寒的日子过得波澜不惊,每日到药堂的议事堂走一圈,了解前一日安排下去的事情的落实情况,然后按部就班的根据之前的规矩将事情布置给那些执事,时间不长,大概一个时辰不到就能处理外。

之后的时间他就可以随意安排,不过从那日起邵长老就消失了,据说是在闭关,在研创一种新的丹药,到了紧要关头。

赵寒加入药堂十来天,倒也基本上将药堂逛了个遍,加上每日要到议事堂处理一些公务,情况汇总起来,倒也对整个药堂有了大概的了解。

实则上,血鲨岛上的药堂是个比较松散的组织,有点像赵寒前世的一些科研机构,药堂内的诸多药师各自带队,除了按照各自分工完成岛上分派的任务以外,还可以自由研究新药。

也正因如此,虽然同是药堂内的药师,但研究出畅销药物,能赚取庞大利润的药师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门庭若市,受到追捧。相反,那些迟迟研究不出畅销药物的药师自然就门可罗雀,不受待见,分配的研究经费不,很多时候不得不举债,这样一来,就陷入了恶性循环,处境艰难,而且还会时常被羞辱。

追红踩黑是人的天性,尤其是血鲨岛如此现实的一个地方,这种现象就更加的突出。

就这十多天里,赵寒就先后见到三四个修为达到超凡境的药师被一群普通的筑基武者追得东躲,狼狈不堪。

所幸,赵寒现如今是邵长老的助手,加上现在修为达到了超凡,倒也没有受到什么歧视,相反,药堂里的人对他还十分逢迎巴结,隔三差五的请他吃喝玩乐,但都被他找借口退却。

这一日,赵寒刚从议事堂内出来,就见到一道有些佝偻的身影在前面拐角处探头探脑的朝这边张望。

“嗯?”赵寒双目一凝,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这人正是前几日他遇到的一名被追|债追得抱头鼠窜的一名药堂的药师,名叫黄晓丹,二魄境的超凡命武,同时也是药堂几十名药师中的一个,为了研究一种新药,耗费十数年,欠下了几百万两血鲨银的巨额债务,却依然没有成功,现如今日子过得相当艰难。

前几日,他被一群人追|债时,推搡间伤了一人,差点引来刑堂的人,刚好赵寒路过,见状就顺手帮了他一把。

“黄药师,你这是在等人?”赵寒信步上前,主动打了个招呼。

见到赵寒,这位名叫黄晓丹的药师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小跑着上前:“哎哟,赵药师你忙完了啊,辛苦了辛苦了。”

看着此人脸上近乎谄媚的笑容,赵寒心头微微一叹,也就是在血鲨岛上,若是在外面,即便是在赤岩城里,一个二魄境的药师都是被世家豪族高高拱起的角色,可在这却沦落到被人随意欺凌而不得反抗,不得不丢下药师尊严,低声下气卖好的地步,实在是令人感叹。

赵寒随意寒暄了几句,见对方几次欲言又止,便道:“黄药师,你找我有事?”

黄晓丹脸上顿时现出迟疑之色:“呃,这个……”

“嗯,这里不是详谈的地方,黄药师你若是有空,就到我的院子坐坐。”赵寒见状,笑了笑,上前领路,边走边说。

黄晓丹连忙跟上,搓着手,口中不断重复:“这怎么好意思呢,赵药师你进药堂,我都没给你接风,真是失礼了。”

不一会,赵寒就领着人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令人沏好茶水后,就屏退了随侍,和黄晓丹隔案而坐。

端起玉杯,赵寒轻嗅,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淡声道:“黄药师,如今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出你口,入我耳,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我……”黄晓丹脸现犹豫,眉头蹙成一团,十指在案下扭成了麻花,迟疑道,“我想向赵药师你借点钱。”

“借钱?”

“嗯……”黄晓丹羞赧的低下头,然后又迅速的抬起下巴,急促道,“不是很多,只要十万两血鲨银,我的新药已经研究到了最后关头,就差最后一个实验了。”

“我保证,只要我的新药出来,绝对会在丹药界掀起一场革命,绝对能赚取百倍,千倍,万倍的利润!”

“你要相信我,我绝不会骗你,我以我黄家列位先祖的名义发誓,只要十万两,我绝对会你万倍的回报!”

说到自己的新药,黄晓丹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神情庄重而神圣,从头到脚焕发出令人心惊的光芒。

迎着对方如有实质般灼灼目光,赵寒淡然一笑,脑袋轻凑

,一口将玉杯中的香茶饮尽,眯着眼睛叹道,“好茶。“

“赵药师……”

“黄药师,请喝茶。”

面对赵寒一脸淡然的邀请,黄药师无奈之下只得端起茶杯囫囵喝尽,顾不得品味,追问道:“赵药师,能借我吗?”

赵寒笑了笑,不置可否,道:“黄药师,你要知道,我只是刚来药堂,总共才十来日,别说十万两血鲨银,就算是一万两血鲨银都拿不出。”

“啊……也是,我真是糊涂了,你进药堂才十来天,又没研究出什么畅销药,我真是糊涂了……”

黄晓丹先是一愣,接着整个人就像是被打断了脊梁一般,气势陡然跌落,缩着头,佝着背,失魂落魄的起身,也没和赵寒打招呼,就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口中喃喃不休:

“我真是疯了头,我真是疯了头……”

赵寒神色不变,就在黄晓丹即将跨出门槛时,才慢悠悠的说道:“不过,我有几个朋友,富得流油,如果你的药真如你说的那样,我也许能他借钱给你。”

“噗通~”

黄晓丹提在半空中的脚没有放下,他却急切转身,整个人登时绊倒在地,趴在地上,满是期待的看着赵寒:“真的?”

“可以帮你试试,能不能成,我说不准。”赵寒笑了笑,指了指黄晓丹先前所坐的位置,道,“黄药师,先来坐,喝口茶,缓一缓,然后把药的事情给我说说。我听说,你祖上,曾经做过当年药堂的堂主,比现在的邵长老都要厉害?”

“哎……我真是没有脸提起先祖……”

黄晓丹重新落座后,缓了缓,幽幽一叹,脸上尽是落寞。

玉林湿毒清胶囊有什么功效
体检说是动脉硬化
长期口腔溃疡怎么治
跌打损伤吃什么消肿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