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大唐妖王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术难学

2020-01-16 17:37: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唐妖王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术难学

第一百三十二章一术难学“对啊,变形术。”聂小倩有些奇怪的道,“难道你不知道?变形术是纳灵境所有法术中最常见,也是最简单的一种法术了。甚至有些特殊的存在,不到纳灵境就能修习。”

“哦。”这个时候孙立也反应过来了,然后微微歪着头看向聂小倩,“你说的哪些特殊的存在,不会是说你自己吧?”

“当然不是了,我之所以不到纳灵境就能变幻成人,是因为有姥姥的帮助。”

“奥,那么你这么说,师姐你是一定知道变形术怎么回事了对吧,那快教给我吧!”孙立急切的道,真的一点都不想拥有现在的这具白猴身体了,太别扭了。

而令孙立难以置信的是,聂小倩听了自己的话之后,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很是坚决的道,“不行。”

“啊!为什么啊?”孙立不解。

聂小倩认真的回答道,“因为这化形术是姥姥教给我的,不经过他的同意,我是不能随便传授给你的。”

“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你可是我的师姐啊。”孙立道。

“不能通融,不然姥姥会不高兴的。你要是想学的话,你可以去求姥姥啊。”

“姥姥?”孙立微微一愣,然后指了指山洞中那颗快要枯死的李子树,“求他?”

“对啊。”聂小倩很是认真的点头。

“但是,她不露面,让我怎么求啊?”

“这个不是姥姥不想见你,而是因为现在姥姥的身体不是自己的,再加上元气大伤,所以没有办法现形见你。”

“那师姐你的意思是……让我等到姥姥恢复好了,能露面了,答应我之后,再教我?”孙立瞪大眼睛。

“那倒不是。”

“那就是说,还能通融了?”孙立喜出望外。

结果下一句,聂小倩就泼了一盆凉水下来,“还不能通融。”

“那到底要怎么样啊?”孙立真的无奈了,看着聂小倩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话,这算是天真呢?还是无邪?

聂小倩缓缓的开口道,“我的意思是,虽然姥姥不能现形,但是我却能和他交流的,你可以对着姥姥说话,而姥姥说的话,我再转告给你就行了。这样,你就可以求姥姥了,等到姥姥告诉我,她同意了,我就交给你变形术。”

你早说啊!

孙立彻底无奈了,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山洞中的李子树,脸一拉,瞬间露出一副极其痛苦的表情来道,“姥姥,你看,我现在这一副身体真的是痛的要死,都没有几天活路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要不你就教给我变形术,让我变幻成人,活下来?”

然后是短暂的沉默,聂小倩开口,“姥姥说,变幻成人之后,你的伤依旧不会变的,相反,可能因为人体的脆弱,还要更重。所以真的多想活几天的话,还是不学为好。”

“啊?”孙立楞,挠挠头道,“那个……那个……伤势的事情先放一边。主要是,我觉得吧,有一个叫做王永彬古人说的对,“百行孝为先,万恶淫为首’,还有一个孔仲尼的古人说的更对,‘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所以,我觉得吧,做人呢还是不能忘本,那么……”

聂小倩突然开口打断了孙立的话,“姥姥说,讲人话!”

“哦!”孙立捂额,道,“姥姥,我是现在真的不适应这副身体,你还是教给我变形术,让我变回人身吧,你老人家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不会忘的。”

“姥姥说,不适应就走几步。走几步,就适应了。”

“啊?”

“姥姥还说,她现在用的都是陌生的身体,所以,你也就不要想了,还是陪着一块吧。”

“不是,这个……”

“姥姥又说,你最后的那句话她听的倒是挺舒服的,平时没事的话,可以多说说。”

“喂喂喂……”孙立连忙让聂小倩停住,古怪的看着对方,满脸悲愤,“师姐不用这么绝情吧,你?”

“这又不是我说的,我只是传递姥姥说的话而已。”聂小倩立刻露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

“但是我怎么觉得,姥姥根本就没有说话啊,是不是你一直在逗我玩的?”

“才没有呢!”聂小倩认真的道,然后一指李子树,“你看树叶,姥姥在给你回应呢。”

“嗯?”孙立立刻望过去,就看到一根树枝上面一片半黄不绿的叶子正在左右有节奏的摇摆着。而现在山洞中,没有任何的风,显然是有另一种力量操控着,那么……真的是老树妖?

孙立无奈了,真的无奈了,然后苦着脸看向老树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讲述起来,“姥姥,做人呢,啊,不是。作妖呢,要讲究一个礼尚往来、知恩图报、饮水思源、交易公平。你看,我为了帮你把树心取回来,可是风餐露宿、长途跋涉;可是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可是夙兴夜寐、废寝忘食、殚精竭虑……

而且,我变成这副样子,追究原因,还是因为帮你老人家不是?你即使不看着我的功劳上面,也要看着我的苦劳上面,是吧……

还有你也说了,你对现在的身体很是不适应,想必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痛苦。还是那个孔仲尼的古人说的好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既然知道这种痛苦了,我相信你一定愿意帮助我解除这种痛苦的,谁让你是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姥姥呢,对吧!所以啊……”

孙立的话一直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说的口干舌燥、说的全身无力,然后累的像是一条死狗一样看向一边的聂小倩开口问道,“师姐,怎么样,姥姥说什么了吗,姥姥答应我了吗?”

“哦……”

“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啊?”

“那个……”

“到底怎么了?”

“其实,姥姥已经睡着了。”

“嗯?!”孙立愣在原地,足足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才接受了这个噩耗,看着面前的李子树,真的有像拿一把斧头砍了做柴的冲动。

逗我呢!我说了这么多话,竟然睡着了?睡着,你倒是告诉我一声啊,简直浪费感情,浪费口水。难道感情不花钱啊!

好吧,感情是不花钱的,但是口水花钱啊,口渴了,喝一壶茶怎么不得一个大钱、两个大钱的啊,你赔我啊!

孙立怒视着李子树,然后转身就向着外面走去。

“你干什么去啊?”聂小倩问。

“跳崖去!”孙立一脸悲愤的回答,“我觉得想要学习变形术,还是跳崖来的快一点、没准,跳下去,就能掉进一个山洞,然后就能捡到一大堆的金子和一箱子的法术秘籍,到时候,想学就学,不想学就烧。”

说这话,孙立越走越远。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聂小倩却是轻咬了一下嘴唇道,“其实,姥姥睡着之前,和我说,你要是真的想要学的话,我也可以教给你的。”

“嗯?不是吧,师姐!”孙立猛地转身、回头、迈步、回洞,脸上的悲愤之色变得更浓了。

但随即却是微微皱眉,变得有些郑重起来,因为孙立蓦然发现聂小倩的脸色好像有点不对。

“怎么了师姐?”

“其实,姥姥刚才不让我教你,并不是故意消遣你的,而是因为你真的不能学。”聂小倩语出惊人的道。

“啊?”

南京脑科医院预约挂号
安乡县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牛皮癣怎么治
南充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榆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