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将军令 第六十八回 破裂的五行图

2020-01-16 20:3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将军令 第六十八回 破裂的五行图

87_87299阵法被反震破去之后,却是一片方圆十几米的黑暗区域呈现在众人的眼前。李重山看着眼前着诡异的画面,心里非常的惊讶。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奇特的阵法,还可以形成一个空间,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却是将自己的神识xiǎo心的探了过去,就在神识将要触及到那片诡异的黑暗区域时,他感到了一阵强烈的不安,正打算将神识收回之时已经晚了。

一阵强大的吞噬之力瞬间就将他的神识吞噬,他的脑袋里好一阵晕眩,嘴角一丝丝血液溢出。脸上一阵通红,他在尽力的压制着内伤,不想让白怜她们看出自己身受内伤。

但是很明显他低估了白怜的聪明程度,也忽视了自己表现出来的样子。白怜看着他转眼一想就知道了原因,她脸上还是挂着那迷人的微笑,不过在李重山的眼里张美丽的脸就如死神的狰狞一样可怕。

“呦,李师兄,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想要探察阵法空间吧?忘了告诉你了,此阵是由一件法宝自身演化而成,它可是有着非常大的吞噬力和毁灭力的,要是拿神识探察的话会被反诬元神的,看李师兄的样子应该伤的不轻吧?”

李重山心里非常的苦闷,他暗自后悔自己怎得有如此大的好奇心啊?看来今日怕是在劫难逃了,门中的人到现在还不见前来。

而此时身处阵法空间中的宇文昊然却是一脸冷峻的看着肆虐的伪四极之力,现在他的玄水玉碟一件被攻击的摇摇欲坠了,而深蓝色的水幕上也是布满了丝丝裂痕。他不敢将真元全部浪费在防御上面,只能是凭借玉碟自身的力量防御,他要保存实力抓住机会对阵眼进行全力一击,只要能破阵而出就算是毁去一件极品法器也在所不惜,毕竟还是生命最为重要。

此时他的神识已经牢牢地锁定了阵眼,只等它再次运行到自己右面四十五度之时,就是自己全力一击的时刻了。不过现在他只能是渐渐地将神识收回,凭借自己的演算来掌握阵眼的运转了,因为现在阵中不但是伪四极之力带动的毁灭之力肆虐,而且还衍生出非常大的吞噬之力,对神识的损耗非常的剧烈。

宇文昊然右手紧紧握着的湮阳剑,剑尖上一道一米多长的剑气在不断吞吐着。他紧紧闭着眼睛,心里在默默演算着阵法的运行轨迹。

“一步、两步、三步”

直到心里默念到九步之时,眼睛猛地睁开射出一道紫金色光芒。湮阳剑快速的朝着右前方四十五度处劈去,一道半月形的紫金色剑气一闪而过,仿若穿越了空间一样,瞬间就劈在不远处的空中。

看上去非常的诡异,那里本来时什么也没有的空出,但是剑气却是‘轰’的一声劈在上面,就如劈在了实物之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是整个空间中已经遍布毁灭的伪混沌剑气,强烈的毁灭之力瞬间将他的水罩击碎,不过正在蔓延的伪四极之力却是瞬间消失,由这伪四极之力衍生出的毁灭剑气也是一下就消散了。

宇文昊然吐出一口浊气,幸亏时间把握的刚刚好,要是迟疑一秒那么在破阵后,他也将撒生在毁灭剑气的绞杀下。

不过此时他却是没有时间感慨,身影瞬间来到阵眼之处,只见一个棋盘大xiǎo的五边形阵图飘浮在那里。

宇文昊然只是快速的将阵图卷起,将真元快速的注入玄水玉碟中,一道深蓝色水幕将他笼罩起来。

黑暗空间正在快速消散,他已经可以感受到外面的世界了。只感觉有好几股强大的气息存在,毫无疑问肯定是为了对付自己的人,如此强大的气息绝不是俗世间存在的,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修真界来的人了。

现在自己可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元神有些耗损。不过就算是自己全力巅峰时期,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他感到这些人中就是最低的也有着与自己相当的实力,更别提还有五道更为强悍的存在。

阵外的众人只是看到黑暗区域一阵抖动,原本还是犹如一道黑暗屏障的区域,竟然像是烟雾一样开始不断翻腾。慢慢的他们都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毁灭杀气散出,随后就见那黑暗区域开始消散,众人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很明显是阵破了。只不过不知道里面的结果如何,是他们期待的漂浮着一团精血?还是宇文昊然安然无恙的身姿?又或是他倒地深受重伤的样子?

不过就在黑色全部消散之时,眼前的画面却是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白怜她很难接受如此现实,而李重山则是时喜时忧、患得患失。喜的是里面并没有他们预想的那种结果,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精血也没有半个人影。如此却是在自己的人没有到来之时,不必担心慈航净宗的人独吞好处。

忧的当然和慈航净宗乃至所有众人一般心思,就是宇文昊然去哪了?如果是不幸身死阵中,那么就应该有精血存在;而要是没有身亡,那么他又到了哪里?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可能逃得出吧?

此时白怜和身后的五个大和尚都是将神识覆盖整个山谷,他们当然不会如此甘心。既然阵中什么也没有,就连演化大阵的法宝都不见了踪影,那肯定是宇文昊然还活着,他拿走了法宝,又用他们不知晓的隐匿法门逃脱了。

不过才刚过一会,他不可能逃出山谷肯定就躲在某一处等待时机逃跑,相信他是无法躲过他们的神识探察的。毕竟在他们的认知中世上还没有能逃过神识探察的东西,自己肯定能将他抓获的。

不过李重山此时冷静下来后却是生出了一种想法,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他越想越觉得可能。

“哼哼,你们慈航净宗真是天生的演员啊,都到了这时候了还在演戏?真是人之贱则无敌啊。”

心里不爽的白怜听到李重山的话后,脸上瞬间布满寒霜,双眼死死盯着他,用一次阴冷的声音説起,那种声音让她身后的燕正奇身子不由一抖。他可是知道自己师傅脾气的,每当她这样的时候就证明了她已经愤怒到了极限,接下来肯定将会发飙。

话説女人发飙比母老虎还要厉害三分,而白怜是属于那种不发飙也比母老虎厉害十分的动物,燕正奇在默默地为李重山祈祷。

不过就当脸色阴沉的白怜要开口之时,却是十几道剑光闪现在李重山的身后。十多个身背各式长剑的剑修出现在场中,其中一个鹤发童颜、身形健硕的老者尤为引人注目。他身穿黄色道袍,道袍胸前绣着一直展翅雄鹰凌驾九霄,背后一柄金光闪闪的长剑隐在剑鞘之中。剑鞘也是由不知名的金属炼制,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玄异花纹,一道道紫色流光不断闪烁。

白怜在看到此人后却是心里一阵苦笑,在此人的面前她却是不敢肆意造次。

来人却是蜀山剑派的大长老李烈,他奉掌门之命带领十个分神后期的弟子,前来夺取圣血。李烈在修真界却是非常的有名,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蜀山剑派的大长老,而是因为他自打年轻之时就是一副火爆耿直的性子,做事从不问青红皂白极为护短。而且从不讲究身份常常以大欺xiǎo,就算是其他门派的低等弟子无意冒犯,也必将遭受他猛烈的报复,所以修真界中不论是那个门派中人都不愿与之接触,生怕突然遭其毒手。

就在他们相互瞪眼时,李重山却是悄悄地将事情经过始末给李烈讲述了一遍。而白怜和五个大和尚却是早已心生退意,此次他们却是损失巨大没有站到一丝便宜。

而此时的宇文昊然却是早已退出了山谷,他将自身隐在上玄清气之中,随着烟雾逃离了险地。一直飞到了山里深处才寻觅了一处山洞,他的伤势还不算太严重,只是元神有些耗损,只要调养一段时间就可完全复原。

这一次他的收获却是非常的大,不仅玄水玉碟没有受损,还得到了一件不错的五行阵图,从此物演化的阵法就能看出此物绝对是不凡之物。

“呵呵,想要我的命,你们还是差了diǎn,这就叫赔了夫人又折兵。哈哈”

“啊?不会吧?怎么会这样啊?”

正在得意洋洋的宇文昊然在看了一眼掏出的这图后,又是一阵惨叫。只见手中的阵图上面布满了蛛状的裂纹,很明显是被他破阵之时的剑气所伤。虽然没被劈碎但是很显然也是受损严重,上面也没有了初见之时的流光溢彩很是黯淡。

“哎,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此阵图却是因我受损,他日之后我必将让你重现雄风。”

宇文昊然就如一个贪财的地主一般,痴恋的眼神盯着阵图,双手不住的在阵图上面摸索着。。

天津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医院在线咨询
贵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辽宁白癜风怎么治疗
枣庄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