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进口铁矿石代理制无人买帐 中钢协权力饱受质疑

2019-10-09 17:07: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8月4日,一船来自澳大利亚的铁矿石驶抵港口。作为收货方代表,山东一家贸易公司负责人李经理对于《中国企业报》记者提到的进口铁矿石代理制感到诧异:“我们从来没收到过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通知,对中钢协所说的已经在7月份推行的铁矿石代理制并不知道。今天这一船铁矿石中有5万吨是自己公司的。”

“进口铁矿石代理制”,即铁矿石进口由代理方与用矿企业签订铁矿石代理合同,约定双方的责任、权利和义务,并按合同规定执行。代理费用参照国际国内商贸规则惯例,经双方协商确定。中国具有进口铁矿石代理资质的企业包括贸易商、钢铁生产企业等112家。中钢协规定的代理费用为合同额的3%到5%。

“进口铁矿石代理制在行业内很难引起足够重视,这项制度是中钢协推出的,而代表铁矿石贸易商利益的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并不希望推行代理制。这个代理制推行起来很难,因为它不是国家层面的文件,企业有权不接受。”一位钢铁业权威人士表示。

让中钢协急于推行进口铁矿石代理制的原因在于中国每年高额的铁矿石购买费用。中钢协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进口铁矿石3.34亿吨,由于进口价格大幅上涨,多支出外汇160.1726亿美元。按上半年人民币兑美元平均汇率6.5计算,增加钢铁行业成本1041.1亿元。

进口商抵触情绪弥漫,

业界不看好代理制

亚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丁春宇向记者表示,新推出的进口铁矿石代理制与原来相比,内容很重复,在实质内容上没有太大改变。而铁矿石的价格波动属于市场经济范畴,不应过多干预,否则企业无法生存。

贸易商之所以不愿意执行进口铁矿石代理制,主要是因为自身的利益得不到保障。

中钢协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给钢厂代理进口铁矿石的贸易商最多可向钢厂收取5%的代理费,但不允许“倒卖”进口铁矿石。

李经理表示,目前铁矿石价格波动比较大,收取5%的代理费,基本没钱可赚,价格波动的风险还要自己承担。这种新的进口铁矿石代理制让进口商无法接受,根本没有考虑进口商的实际情况。

兰格钢铁铁矿石分析师孙明称,在“倒腾”铁矿石的暴利诱惑下,此前行业自律不容易,行业内的各企业均对代理制有一定的抵触。

为了提高震慑力,中钢协会长朱继民表示,对于不符合规定的企业和违法行为,查证属实后将对代理方视情况采取停止其一个月或一个季度的进口资质,直至取消其进口资质;对被代理方,将其列为不诚信企业,情节严重的不允许再为其代理进口铁矿石业务。

但业界仍旧不看好这次新政。

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分析师认为,实施铁矿石进口代理制要解决很多系统问题:目前有矿石进口资质的100多家贸易商是否要取消,每家贸易商分配多少代理量,费用如何收,代理费能否满足习惯了暴利的矿石进口商,如何安排代理量调节,不采用季度定价的国家如何谈价格;进口的矿石如果和国内矿石价格双轨并一轨,如何分配矿石需求量,会不会出现偏向国企的方式,进口铁矿石在销售给钢企的时候以什么方式定价,收益归谁,交货地点如何分配,已有的COA海运协议如何处理,钢企已有的矿石进口协议如何处理;特别是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民营钢企争取到的矿石订单如何对待,民营钢企是否听从代表国有钢企的钢协调令。

事实上,中国进口铁矿石代理制一直处于“推而不行”的境地。早在2005年,中钢协和五矿商会提出了《铁矿石进口企业资质标准和申报程序(草案)》,使市场上500多家进口企业缩减到了118家。此后两年,由于炒作现象愈加严重,国家对于铁矿石进口秩序又重新进行了审核,从118家缩减至112家,仍未彻底遏制进口铁矿石炒作现象。

2008年末,中钢协曾提出,将推行铁矿石代理制,禁止随意加价倒卖矿石,转卖给没有进口资质的企业只能收取代理费。但是由于各方利益难以平衡,铁矿石代理制一度处于搁浅境地。

中钢协困境:

生产企业也不买账

临沂一家钢铁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中钢协这种“攘外先安内”的做法无法让进口铁矿石价格回归到理性的道路上来,进口商不是扰乱市场秩序的“元凶”。中钢协的这一政策只能对协会旗下的企业管用,对更多的企业起不到作用。

上述权威人士也直言:“中钢协说的东西,在下面的执行力存在问题。”

“归根结底,这个代理制属于行业协会行为,而非政府发文,因此难以落实。如果真要推行代理制,必须从国家层面来发文才有效果,一个协会代替不了政府的作用。”李经理表示。

同时,对于进口商而言,无论是中钢协还是五矿商会都无权取消贸易商的进口资质,因为贸易商的进口资质最终是由商务部审核。

“对于整顿市场,政府并没有出文。”钢铁分析师赫荣亮曾表示。

上述临沂钢铁公司内部人士表示,这种代理制对钢铁生产企业也很不公平,代理制实行后,对沿海的企业有好处,对离港口远的企业只有坏处。“因为5%的代理费不是定额的,距离越远,代理费就越高。”

“毫无疑问,除了进口商,钢铁生产厂家也不欢迎这个代理制。”上述临沂钢铁公司内部人士称。

由于对行业协会出台的文件并不惧怕,进口商对新制度“充耳不闻”。

“如果听这个,就真没法赚钱了。”李经理说。

据海通证券推算,单单由矿价差距带来的利润蛋糕,部分年份可以高达400亿元左右,过去8年占整个行业利润的比例在18%左右(按照价差,乘以澳大利亚和巴西的进口总量,扣除估计的税收,基本可以得出因为矿价差距带来的额外收益)。同样,中小钢厂也不会愿意让原料完全依赖别人。两头受堵,铁矿石进口代理制自然难以落实。

有专家认为,要想根本解决目前铁矿石市场的混乱局面,根本不在于是否实行代理制,而是要建立铁矿石供应方和需求方都能接受的定价机制。国内钢铁行业需要做的应是积极参与甚至主导新的铁矿石定价机制形成,而不是对已经不存在的长协时代的留恋和试图恢复。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的公交路线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主治医生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看病贵不贵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