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我的胃部变异了 第十二章 崩拳

2020-01-16 22:21: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胃部变异了 第十二章 崩拳

“祁东!你怎么就会耍无赖?!”

一旁的谢斌气急败坏地尖叫道,目中却有掩藏不住的忌惮之色。

祁东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不料左脚刚好踩在一只肥硕的屁股上,疼得瘫在地上的刘莽又是一声惨叫。

稳住身形后,祁东转过身面向谢斌。

“你….你欺人太甚了!”谢斌见祁东朝他看来,用手指向祁东厉声说道,声音却是有些发颤,身子也在不断地往后退,转眼间就没入体育馆内不见踪影了。

“咦,怎么说走就走了?难道快要上课了?”祁东暗自疑惑,掏出看了下时间,果然离第一节武术课不到五分钟了,然后他不再停留快步朝练功房走去。

“拍什么拍,都给老子滚开!”这时刘莽已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围观拍摄的学生咆哮道。

“哼,凶个屁,刚才躺地上的时候怎么不凶了?”

“嘻嘻,没想到这刘莽也有被揍的一天。”

“是啊,太痛快了,看他平时嚣张的样子就不爽!”

“对了,刚才那人是谁,怎么这么厉害!”

“是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没想到力气比刘莽还大!”

“看他穿的衣服好像是武术专业的。”

被刘莽这么一吼,围观的学生都纷纷散了开来,嘴里却不停地嘀咕着,但声音很小,好像生怕被刘莽听见似的。

祁东走进练功房时,武术一班的学生差不多已经到齐了,都在房间中央的空地上练着步法或拳法。

房间上首处站着一个三十出头面容清癯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正是祁东他们班的武术教练沈练。

见到祁东进了房间,沈炼立马朝他看来,那眼神中似有惋惜之色,又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叮铃铃———”

“!”上课铃一响,沈炼立马喊道,声音中气十足。

话音刚落,武术班众学生就在房间中央排列整齐,共四排十列,祁东因为个子较小,排在第一排第三列。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复习一种拳法,崩拳!”沈炼说着朝队列中扫视一眼,目中精光毕露。

停顿了一下后,他又继续说道:“之前我们已经学过了这种拳法,不过当时由于时间关系我讲解得不是很仔细。现在期末考核临近,这也是必考的一个拳种,我今天就重新演示一遍,你们先前没学好的现在看仔细了。”

这话说完,沈炼身子一转,摆出一个姿势,一边说一边做起了示范:“向前直发,立拳出形,拳眼向上,拳心向里,力在拳面。

发力时,蓄劲隐蔽,短距急发,臂不全钊,力由根发,主要借助腕与前臂肌肉来传导力量,猝然冷动,短促突击,既快又烈,力透脏腑。”

祁东看得很仔细,他发现沈炼每打出一拳,衣服都会无风自鼓,看起来力道十足,颇有高手风范。

打完一套拳时,沈炼已经从练功房的一端走到了另一端,然后他又转过身来,一模一样地来了一次。

“怎么样?都看清楚了吗?”做完示范后,沈炼又回到队列前方,面色微红,呼吸也稍稍急促了一些,“现在你们照着我刚才的动作自己练一下吧。”

接下来,武术班众学生就在练功房内分散了开来,祁东也找了一个角落,自顾自地打起拳来。

祁东的记忆力一向不错,刚才看沈炼示范了两遍,他已把每个动作都记在了心里,虽然不能保证完全正确,但大致的姿势和要领还是不会出错的。

在得了胃病以后,他的体质急剧变差,每次练拳虽然动作没有什么问题,但都是打得有气无力没吃饱饭似的,因而没少挨沈炼的骂。

不过自从前几天食量大增后,祁东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大了不少,打拳的力道也随之强劲了许多,以至于他每次出拳都能听到衣服摆动发出的嗖嗖声。

沈炼不停地练功房内来回踱步,看到有学生动作不到位就出手指正一下。

“错了!”突然他在徐骁边停下脚步,厉声呵斥道。

徐骁被沈炼这么一吼,立刻面红耳赤地低下头去。

“你这是在打拳吗?跟搔痒有什么区别!”沈炼看起来很生气,“长得倒挺壮的,难道是虚胖吗?”

话音落下,练功房立马爆发出一片哄笑声。

“雷隆,你去器材室把那个最大号的吊式沙袋给我抬到这里来。”沈炼扭头对着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魁梧男生说道。

“好的,教练。”雷隆听到后应了一声,然后快步朝练功房外面走去。

五分钟后,雷隆扛着一个高约一米八的黑皮沙袋进了房间,又叫了几个人一起把沙袋吊在练功房的正中央。

“徐骁!你对着沙袋打一记崩拳给我看看!”沈炼用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记住,崩拳讲究一个整体劲,要把全身的力量聚集到拳上,不能光靠手臂的力量。”

徐骁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但教练的命令他哪敢违抗,只能硬着头皮走到沙袋前。

“砰-----”

一拳之后,沙袋只是轻微地晃动了几下,徐骁一脸尴尬地看向沈炼,练功房内又是一阵欢声笑语。

“动作,力量全部不到位,你这节课算是白学了!”沈炼不客气地责骂道,脸上满是怒意。

祁东在一旁看了,也是有些心疼徐骁。这家伙为了减肥,不吃早饭就来上课,现在都没力气练拳了,还被训了一顿,真是得不偿失。

“你们都别笑!每个人都按次序来打一遍,谁都不能蒙混过关!”沈炼说着拿锐利的眼神在房间内扫视了一圈。

“叶少锋,你是班长你先来。”沈炼看向叶少锋,语气温和了一些。

听到这话后,叶少锋没有犹豫,大步走到沙袋前。深呼了一口气之后,他猛地出拳以标准的崩拳姿势击打了一下沙袋。

被叶少锋这么一击打,沙袋立刻剧烈摆动了起来,幅度大概有七十度左右。

“不错,动作到位,劲道也还可以。”沈炼点了点头夸赞道,脸上神色缓和了不少。

听到这话,武术班众学生都以一种羡慕钦佩的眼神看向叶少锋,不过徐骁就有些尴尬了,满脸通红地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接下来,武术班的所有学生排成队列一个个走到沙袋前打了一拳,不过完成得都没有叶少锋好,沈炼站在一旁脸色阴沉得吓人。

“我说了多少遍了,要用出全身的力量!你们都没吃饭吗?一个个都有气无力的!”沈炼似乎实在忍不了了,对着一个刚打完沙包的女生咆哮道。

“下一个!”

那女生红着眼睛退了下了,祁东走上一步站到了沙袋前。

“快点,别墨迹!”沈炼出声催促道。

被这么一催,祁东紧张得连姿势都没有摆出来,动作要领也忘得一干二净,只是用力挥出一拳击打在沙袋上。

一百公斤的沙袋,被祁东仓促的一拳,打得就像一个钟摆一样,在练功房的正中央来回摆荡。

摆动幅度比叶少峰那次大得多,足有一百二十多度。

山东省立医院
深圳市龙岗中心医院
郴州牛皮癣治疗费用
金华治疗龟头炎方法
潍坊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